第242章不打你打谁?

墨染清安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小见一脸的热情洋溢,就好像他们真的是失散多年的亲父子似地。

    小见跑到陆明宇身边,三下两下就爬到他身上,一把搂住他的脖子,把小脸贴在他的颈窝里,不知多亲热!

    小如看得目瞪口呆,足足十秒钟之后才反应过来,几步就冲到了陆明宇的身边,像拔萝卜一样把小见往陆明宇身上拔下来:“他是叔叔,不是爸爸,你叫他爸爸,那我叫他什么。”

    小见死死地抱住陆明宇的脖子,不让小如把自己拔出来,陆明宇被他勒的舌头都快吐出来了。

    你姐弟两是不是演双簧,故意想勒死我,好继承我的遗产?

    小见用看傻子的目光看着小如:“你当然也叫他爸爸。”

    我去~

    小如用力的打了几下小见的屁股:“你再不下来二姐就不要你了!”

    小见仍旧死死地搂住陆明宇的脖子,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二姐,这么有钱的爸爸你怎么不要。”

    小如吐血三升,妈蛋,爸爸也是随便能认的?

    陆明宇也不愿意当她姐弟两个的爸爸,他……还打小如的主意呢。

    他低头去看小见:“为什么你执意要认为我是你爸爸?我和你爸长得很像吗?”

    “不是的。”小见低头玩弄着他的衣领子,“是你有钱,可以养活我和姐姐。”

    这打击有点大,陆明宇不自在的咳嗽了两声。

    小如却有些心酸,正好有顾客来,于是转身招呼生意。

    陆明宇见她生意并不忙,在她身后道:“生病了还要出来摆摊吗。”

    小如道:“我昨天那不是病,那只是生理现象而已,是你爱大惊小怪,而且生病了就不用干活儿、不用吃饭了吗?”

    陆明宇沉默了片刻,等小如做完了生意,这才低声道:“我养你。”

    小如倏忽回头,盯着陆明宇看了几秒:“我不要你养!”

    然后冷着脸命令小见:“下来!”

    声音并不大,可是小见却吓得缩了缩脖子,赶紧从陆明宇的身上下来,他分得出小如是真生气还是假生气。

    小如对陆明宇道:“我自己能养活自己,干嘛要你养?”说罢,不再理他。

    陆明宇盯着她的背影看了良久,默默地离开了。

    一晃几天过去了,林卫民的检查结果出来了,也和小若的骨髓不相匹配,那就只有用中华骨髓库里志愿者捐献的骨髓。

    ——虽然亲属匹配骨髓还有一线希望,那就是小如兄妹几个的母亲欧阳晴,可她已经失踪了这么多年,上哪儿找她去!

    小若做手术的日子眼看就快到了,陈晨、林卫民都帮着筹钱。

    陈晨在学校里发动了募捐,同学们你一块我两块的捐款,筹到了一千多,林卫民向同事们也借到两百多,可还差好几千。

    小如打算向杨大婶借去。

    她家去年和今年卖鳝鱼赚了不少钱,借2000给她完全拿得出来,就看人家舍不舍得借了,这可不是个小数目。

    小如去了杨大婶家,杨大婶见到她喜出望外,问她怎么有空回乡下了,又惊讶地问她怎么瘦了。

    杨大婶心疼道:“是不是赚钱养家太辛苦,你可得注意身体,别累病了,伤了身体可是一辈子的事。”

    小如强笑了一下:“不满杨大婶,我这次回乡下特意来找大婶的。”

    杨大婶把冲好的红糖水递给她:“你找我有啥事?”

    小如艰涩的开口:“我想向杨大婶借2000块钱。”

    杨大婶愣了一下,问道:“你咋样借这么多钱?你遇到啥为难的事了。”

    小如沉重的叹了口气:“我姐得了白血病,要做骨髓移植,要预交两万块钱,可我手上只有一万八,差两万……”

    杨大婶盯着她的脸恍然大悟道:“我就说你怎么瘦的这么厉害,原来是你大姐病了。两千块钱我家拿的出来,不过钱存在银行里,我这就去取。”

    小如道:“杨大婶,我跟你一起去,拿了钱我就赶回医院。”

    杨大婶说了声“行”,两人一起出了家门。

    杨大婶道:“前两天我就听到你舅妈逢人幸灾乐祸的说你大姐病了,没钱看病,我还以为她是因为恨你姐弟几个,所以才故意这么咒你们的,没想到竟然是真的。唉!老天爷不长眼,你过得已经够艰辛了,现在还让你大姐生病,这不是雪上加霜吗?”

    小如低着头始终一言不发,抱怨有什么用,又不能改变眼前的困境。

    “哟!小如呀,你爸找到我家借钱说你大姐病得快死了,你咋还到处逛呢,至少得要守着你姐断气给你姐送个终嘛。”一个声音阴阳怪气的说。

    小如抬头看见舅妈嘲笑的脸,气不打一处出,冲过去夺过她手里的锄头,用锄头柄拼命的抽她:“你才快死了,你全家都快死了!你们一家死后被野狗吃!”巴拉巴拉怎么恶毒怎么骂。

    杨大婶都惊呆了,这孩子发起脾气来好恐怖,但转念一想,小如大姐得了那么重的病,小如急都快急死了,她亲舅妈还那样诅咒她大姐,人家先恶毒的,她当然要以牙还牙了,难道任由她舅妈欺负!

    小如舅妈大概根本就没有料到小如会动手打她,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吃了亏,但很快就发动反攻:“你个死婊砸,居然敢动手打老娘,看老娘不打死你!”

    小如一个小丫头哪打得过一个农村中年大妈,手里的锄头被舅妈抢去,照着她就抽了过来,局势马上反转。

    杨大婶一看小如处在下风,急忙上前拉偏架:“我说小如舅妈,你这是干啥,咋动手打人哩!”趁机使绊子,害小如舅妈摔了一跤,好巧不巧,摔在了一坨牛粪上。

    有村民围了过来,也来劝架。

    小如舅妈气急败坏的从地上爬起来,也不顾自己一身的牛粪,就要来撕杨大婶:“好哇,你帮着小贱人打我,我跟你拼了!”

    杨大婶直往后躲,生怕小如舅妈碰到她,牛粪沾自己身上了:“我说小如舅妈,你别像个疯狗似的见人就咬,我啥时候打你了?你自己摔在地上可别赖上我!”

    围观的村民见小如舅妈身上这么脏,也不敢出手拦,纷纷道:“我们也都看见了,人家没动手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