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8章 赵大爷的猪

蚊子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918章 赵大爷的猪穆紫信誓旦旦道:“没有什么牌子,不过你放心,这是神医亲自调制的好东西。”

    听说‘神医’,林婉儿只以为是肖珂调制的,顿时放下心来。

    将带着伤口的手背伸到穆紫身前:“轻一点,不要弄疼我。”

    “我很温柔的。”

    穆紫嘻嘻笑:“如果害怕,就闭上眼睛。”

    事实上林婉儿早已使劲的闭上了双眼。

    穆紫将消毒水装了一瓶盖,猛然倒在林婉儿手背上,下一秒,传来杀猪一样的惨叫:“啊!什么东西,怎么会这么疼?”

    林婉儿抱着手背疼的弯下腰,双脚不停原地跳动,嘴里倒吸着冷气:“你,你你给我用了什么东西?”

    穆紫无辜的眨眨眼:“不可能啊,怎么会疼,神医说过这种消毒水最大的作用就是止痛,如果会疼,那就一定是……”    她忽然停住没有往下说,小脸上出现浓浓的担忧,甚至同情的瞥了林婉儿一眼。

    “是什么?”

    “没什么。”

    穆紫快速摇头。

    “你一定有事瞒着我!”

    林婉儿脸色苍白,冲上去一把揪住穆紫的衣服:“快说!”

    “好吧,既然你那么想知道,我就告诉你,神医说如果用了这个消毒水会产生火辣辣的刺痛,就是狂犬病要发作了,你是不是火辣辣的疼?”

    有事辣椒油又是食盐的,当然是火辣辣的疼。

    林婉儿脸色瞬间难看到顶点,无力的松开她的衣服,带着一抹哀求:“那该怎么办,请你赶快打电话给肖先生,让他来救我!”

    “其实不用那么麻烦,家里有预备好的疫苗,要不要我给你打一针?”

    穆紫歪着脑袋,一脸的认真。

    “能不能请肖先生来?”

    林婉儿哪里还敢轻易相信她?

    穆紫道:“他可能过几天才能回来,要不你慢慢等吧,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林婉儿面如死灰的看着她,不知道这个女人是真蠢,还是太有心机!    但现在她哪里还敢用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只能相信穆紫:“你准备吧,千万别用过期的疫苗!”

    “放心好了,我老公的宗旨是救死扶伤!”

    穆紫轻松说道。

    肖珂救死扶伤,可不代表她也救死扶伤。

    将林婉儿带到门楼的诊疗室,穆紫指了指一旁的椅子:“坐在那里,将裙子拉下来,要最肥的那一块。”

    “什么?”

    林婉儿苍白的脸色通红。

    “打针呀,你不懂?”

    林婉儿只好照做,然后看见穆紫拿出一支兽医专用注射器,针头快赶上小拇指粗的那种,额前瞬间出现密密麻麻汗珠:“你你你,用这个给我打针?”

    “这个是专用的,效果好,别人还用不到呢!”

    “能不能换一个细一点的?”

    “对不起,没有了,要不我去为你买一个,药水只有一个,已经打开了,失去了效果可不怪我。”

    “好吧!”

    林婉儿闭上眼,紧接着撕心裂肺的剧痛传来。

    一点点防疫药水,居然被她生生注射了两分钟,每一秒对林婉儿而言,都是度日如年一般的煎熬。

    穆紫受了注射器,盯着林婉儿。

    见她衣衫不整,发丝凌乱,绯红的脸上密布一层汗珠,穆紫满意的点点头。

    “好了,你回去吧!”

    林婉儿却倔强道:“不,我要等肖先生回来。”

    她今天吃了这么多苦头,如果依然没有达到目的,岂不是亏大了!    “忘记告诉你,这种防疫是特制的,打完之后必须立刻躺在床上……休息三个月。”

    穆紫轻飘飘说道。

    “不可能,没有这种疫苗!”

    林婉儿眼睛红了,脑子乱的像浆糊。

    一重接着一重的打击,她即将逝去思考的能力。

    躺在床上半个月,不如让她去死!    “都说了是特制的,懂吗,你不相信没有关系,反正丢的又不是我的命,你就在这里等吧,我去看看猫宝宝吃饱没有。”

    穆紫转身就要离开,林婉儿叫住她:“等一下,你这里有没有地方休息,我就在这里了。”

    “对不起,只有一张床,是我和老公的,还有猫窝和地板,你睡?”

    林婉儿顿时咬牙切齿,还是她的小命重要,不管穆紫的话可不可信,她都赌不起。

    提好了裙子,林婉儿招呼也不打一声,快速往院外的兰博基尼而去。

    “慢走啊,欢迎下次再来!”

    穆紫在身后热情的喊。

    林婉儿差点一头撞上车门,回头挤出一抹牵强笑容:“我会的。”

    兰博基尼在门外的水泥路上轰鸣,很快消失的视线里,穆紫拍拍手,这一次兵不血刃!    跟她斗,也不看看她穆紫以前是干什么的。

    心里有些小得意,肖珂提着几条活鱼和钓鱼器械走进小院。

    “刚刚那车是谁的?”

    他问。

    “……”    穆紫心里莫名一慌,自己赶走他的艳福,他不会生气吧?

    “没谁,一个病人!”

    “什么病人,你给她看了?”

    “只有一些精神错乱,我和她谈谈心,请她在家里坐一坐她就走了。”

    穆紫面不红心不跳,小脸上很是淡定。

    肖珂不会怀疑她,点头正准备离去,忽然眼角的余光瞥见垃圾桶的注射器,浓眉一蹙,拿起来黑眸掠过:“这是我为街东赵大爷家宠物猪准备,你也用过了?”

    穆紫尴尬的笑,眼睛眯在一起:“有只猪被穆白抓伤了,我就为她注射防疫了,是不是很厉害?”

    肖珂眼中缓缓出现一抹宠溺,还是温柔问道:“哪来的猪,赵大爷的?”

    “不是赵大爷的那只。”

    这种事瞒不了,他一问赵大爷就知。

    “那是哪只?”

    肖珂疑惑,记者附近只有赵大爷那只宠物猪。

    穆紫想着门前的水泥路一指:“就是刚刚那辆车上的。”

    “不是说她是精神错乱患者?”

    “还有一只猪啦,你问这么多干什么。”

    穆紫佯装一抹不耐烦,指了指他手里的活鱼:“你再不去养起来,就死光了!”

    “哦!”

    肖珂脚步匆匆往厨房走。

    他只是担心暴露了身份,才会问出那么多。

    为了躲避温南遇,他只能和穆紫暂时留在空城,而空城还有一位贺泽川,以他们当年的恩怨,以及上次紫儿刺杀过幸福,如果让贺泽川知道他们就住在他眼前,还不知道会怎样想,会怎样做谁也无法预料。

    贺泽川偏执又可怕,如今肖珂早已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