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4、十七番外(36)

薄荷凉夏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夜深星疏,街头依旧喧嚣热闹着。

    席安安吃着宵夜,正在和蒙克通电话。

    “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见。”

    蒙克说,“行啊,到时候再介绍给你。”

    “该不会是女朋友吧?”席安安打趣地问道。

    “你猜。”

    挂了电话,席安安轻笑出声。

    这是怎么了,怎么谁都喜欢万起神秘来了。

    她才不猜呢,反正明天就知道了。

    这几天太过忙碌了,席安安一觉睡到天明。

    翌日,席安安前脚刚到巡演会场,蒙克后脚就到了。

    来的时候,他还贴心的给工作人员们都带了冷饮。

    “蒙克,好久不见。”席安安下了台,看到蒙克身旁的人,露出了然的笑。

    “确实,一阵子不见,你都闪婚了,真是令人惊讶。”蒙克反调侃回去。

    “喜糖都不请我吃,看来你没有把我这个朋友放在心底。”

    “放心,你的喜糖我肯定不会忘记。”席安安笑了笑。

    “这位是?”

    她促狭的笑容,看得蒙克浑身不自在。

    “给你介绍下,这是我未婚妻艾莎。”

    说着,他转头看向身旁的女子,目光变得柔和,“艾莎,这是我朋友,席安安。”

    席安安,“你好,我是席安安,你可以叫安安。”

    “我是艾莎,我很喜欢你弹的钢琴曲,我经常去你的演奏会。”艾莎是个浑身洋溢着热情的女孩,明媚的笑容让人看着很是舒服。

    闻之,席安安莞尔一笑。

    她抬眸看向蒙克,嘴角挂着淡笑,“看来我很快也能吃到你给我的喜糖了。”

    “等着吧。”有女票的人使劲嘚瑟。

    “两位祖宗,别聊了,赶紧排练,待会有空再聊个够吧。”徐冉来催人了。

    席安安无奈一笑,蒙克看了眼徐冉,笑道,“徐姐,你再这样当工作狂下去,很容易当剩斗士的。”

    “我乐意。”徐冉脑袋一扬,一脸我单身我骄傲等我表情。

    蒙克双手举起做投降状,女人惹不起。

    另一边

    权天麟已经悄悄飞到Y过了,一下飞机就去了古堡。

    简洛窝在沙发里看书,听到脚步声,眼皮子一掀,看到来人,深处泛起点点笑意。

    “今天吹的什么风,竟然把你给吹来了。”

    “舅舅,给你的。”权天麒把提着的礼盒袋放到桌上。

    “你妈咪让你带来的?”简洛扫了眼袋里的东西,立马清楚这些东西的来源。

    他才不信十七这家伙会给他买吃的。

    权天麒恩了声,在他对面坐下。

    “舅舅,你那天该没有说漏嘴吧。”

    “那天是哪天?”简洛无辜一笑,故意逗他。

    “车行那紫色系列最新款的跑车。”权天麒道。

    听到这,简洛眸光一亮,啪地一下合上书,“好啊你,原来那辆跑车是在你那。”

    难怪他那天去车行的时候,那里的人告诉他那台紫色系列的跑车已经被人抢先一步订下了。

    敢情是他小子。

    简洛拿出手机,发了条信息出去,然后抬头看向他,“东西已经准备好了,你待会直接过去拿。”

    “谢了,舅舅。”权天麒道。

    “晚上在这住还是去找你媳妇去?”简洛问。

    权天麒削薄的唇一掀,“不了,我还是自己找个窝呆着去,免得打扰了你和干爹的两人世界。”

    简洛白了他一眼,“赶紧滚。”

    “洛,你买新车了?”开完会议回来,黑杰克看到停在庭院里的跑车,以为是简洛买的新车。

    简洛,“是十七的。”

    黑杰克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人,挑了挑眉,“找媳妇找到我们这了?”

    话落,权天麒无语,简洛喷笑了。

    “舅舅,我想我还是在这住两天好了。”权天麒改变主意了。

    黑杰克秒嫌弃,“你没地方住?”

    想当电灯泡,没门。

    “我爹地说了这声干爹不能白叫。”权天麒搬出权景吾来,理所当然地道。

    “……”

    黑杰克咬牙。

    果然是和权景吾一个样,讨人厌的家伙。

    打定主意在古堡住两天气黑杰克,权天麒拿着行李箱,直接上楼到他的房间。

    小时候他和天麟还有闪闪时常来Y国小住,简洛特意为他们三人留了各自的房间。

    饶是长大后,那个房间还是为他们保留着。

    黑夜降临,和蒙克几人吃完晚餐,席安安回到酒店,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对某人的思念如开了阀的洪水,瞬间倾泻而出。

    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八点了,这个时候他不知道吃午餐了没有。

    想着想着,等她反应过来时,已经拨通了权天麒的手机。

    男人磁性的声线,低沉而温柔,“想我了?”

    席安安站在窗前,指尖拨弄着花瓶里娇艳欲滴的花骨朵。

    “吃饭了没?”

    权天麒哑然失笑,“吃过了,你呢,在干什么?”

    席安安弯了弯唇,“和几个朋友吃了晚餐,刚回到酒店。”

    两人一来一往地对话,仿佛生活了很多年的夫妻般。

    “朋友?男的女的?”权天麒心底的警钟响起。

    “都有,不过有个男的挺帅的,人还幽默,我已经邀请他来做我巡演的嘉宾了。”席安安忍着笑说道。

    “席安安,别忘了,你是有老公的人了,不准看别的男人。”权天麒霸道地道。

    “但是人家确实长得挺帅的呀。”席安安接着逗他。

    “席、安、安!”权天麒沉声喊道,“皮痒了?”

    成功把人气到了,席安安笑倒在床上,“好啦,骗你的,人家有未婚妻的,很快就要结婚了。”

    权天麒捏了捏眉心,这笨蛋。

    明明每天通电话,但是两人还是有说不完的话。

    席安安心血来潮地道,“十七,你给我唱个歌呗。”

    “……”

    权天麒嘴角抽搐了下。

    电话那头的人无休止的沉默,席安安憋着笑。

    “十七,你在听吗?”

    权天麒恩了声,“时间不早了,你早点睡。”

    “你不唱歌,我睡不着。”席安安撒娇道。

    权天麒咳了一声,“等你回来我再给你唱。”

    “我们才结婚不久,你连首歌都不愿意唱给我听,看来你说爱我都是骗人的。”席安安佯装失落地道。

    明知道她是在逗他,但权天麒还是不忍拒绝她。

    算了,自己找的媳妇跪着也要宠到底。

    “想听什么?”

    席安安嘴角几乎咧到后脑勺去,报出歌名。

    权天麒用手机查找出歌词,席安安管了灯,只留下床头柜一盏小灯。

    橘黄色的灯光在这昏暗的夜晚,闪着柔和的光。

    片刻,男人磁性的声线沉稳地响起,刹那,席安安感觉耳朵一酥。

    天籁啊这是。

    她家老公要是不做商人,分分钟都是大明星的料啊。

    钢琴弹得好,歌又唱得这么好听,颜值又高。

    这说是有才有貌完全不过分啊。

    长夜漫漫,男人低沉的烟嗓在耳边回荡着,听完一曲,席安安贪心地想要再来一曲。

    权天麒也是一一赢下,直到电话那头的人的呼吸逐渐变得平稳绵长,他才挂了电话。

    一众工作人员忙了一个多礼拜,巡演第一场终于拉开序幕了。

    霓虹灯光闪烁,五颜六色,全场满座。

    突地,灯光一暗,观众们脸上闪着激动的笑。

    下一秒,一束柔和的灯光打在台上,席安安站在升降台上,缓缓落地。

    她一身水蓝色的长裙,步步生莲,一头乌黑的长发被发型师弄成大波浪卷,略施粉黛的小脸扬起淡淡的笑容,美如仙子。

    她手里拿着一朵白色玫瑰,朝着观众们挥了挥手,然后缓步走到钢琴面前。

    她先是随意地弹奏了一首曲子,接着再弹了好几首高难度的钢琴曲然后拉过架在钢琴上的麦克风,和观众们寒暄了几句。

    最后,她道,“现在让我们欢迎著名的小提琴王子蒙克。”

    五彩的灯光一闪,下一秒,蒙克拉着小提琴走上台。

    一身白色的西装,金黄色的碎发,深邃的五官帅气逼人,引得全场的女生们尖叫连连。

    蒙克看了眼席安安,两人对视一笑,按着之前排练的曲子开始演奏。

    观众们默契地安静了下来。

    两人合奏了两首曲子,蒙克和观众们互动了下,逗得观众们笑声不断,然后单独表演了一首小提琴曲,这才徐徐退场。

    就在蒙克表演的过程中,席安安已经换好衣服了,她穿着一条简约华丽的长裙,上面绣着大片的花纹,十分精致。

    虽然不知道接下来要出场和她合作的神秘嘉宾是谁,但席安安还是淡定地坐在钢琴前开始弹奏。

    刚刚开了个头,突然,台上的灯光一暗。

    观众们以为这也是巡演里安排的特别环节,一脸好奇。

    昏暗中,席安安秀气的眉头皱了皱,指尖停下。

    这是怎么回事?

    之前的排演好像没这一环节啊。

    她抬手按了下耳麦,暗暗喊了声,“徐姐。”

    等了几秒始终没人回应。

    这时,灯光倏地一亮。

    然后,升降机从上面降了下来。

    灯光下,一抹高大挺拔的身影逐渐显露在众人的视线里。

    黑色的西装,仔细一看,就能发现上面绣着和席安安裙子一模一样的花纹,他缓步走下升降台,那棱角分明的容颜暴露在光线下。

    “嘶——”

    观众们同步倒吸了口气,惊喜的同时又很惊讶。

    ------题外话------

    昨晚有更新的哈,不过早上一看被屏蔽了,哭唧唧